广告位置
马会 RSS
热门关键字:  简爱电子书   木乃伊2归来   欺诈游戏再生   校花的贴身保镖   c6   美国超级减肥王   小李飞刀 罗文   盗墓笔记小说重启   简爱中文版   木乃伊1下载  
相关减肥文章
赞助商链接
广告位置
 
当前位置 : 主页 > 小李飞刀 >

罗文入行35周年纪念:音乐里的永恒情人-冠军娱乐场注册_点击进入

来源:未知 时间:2020-09-17 10:18 浏览:

  罗文的好歌数之不尽,因为他有着优良的戏剧素养,出道时就和汪明荃、关菊英等女艺人合作过两张带有浓厚粤剧味道的专辑,1997年还出了一张粤曲大碟《首度开锣》,深受戏迷喜爱。

  1977年的《家变》打响罗文成功的第一炮。这不仅是一首电视剧主题曲,更是一首锐意求新求变的爱情歌曲,歌词籍语言的吊诡来说出人生道理,其中“变幻原是永恒”一句更成为粤语歌词经典名句,罗文也从此和词人黄沾、作曲家顾家辉成为一个音乐铁三角,不断为听众带来更多的精品。

  演绎武侠剧主题曲是罗文的拿手好戏,《小李飞刀》、《萧十一郎》、《绝代双骄》、《名剑风流》,一个个风流倜傥、快意恩仇的武侠人物在罗文歌声中活灵活现,栩栩如生。罗文铿锵如刀的的歌喉,高昂如山的情感,宽广如海的音域,是武侠主题曲最完美的演绎者,并无他人能够取代。

  关于人生哲理、伦常道德的阐述,也是罗文所擅场。最经典莫过于流露人类至善的《亲情》、唱颂英雄的《红棉》,还有那首立志高远、传颂天下的《几许风雨》,无论是细腻曲折的感情,还是大气磅礴的励志歌,罗文都拿捏有道,游刃有余。

  罗文的情歌也千变万化,《尘缘》有如唐诗宋词般典雅,《波斯猫》却洋化得妖气冲天,《纹身的猎人》颓废不羁,而《坏情人》又性感诱人,足见罗文唱功高强。■晴朗

  好的电视剧不一定有好主题歌、好插曲,但好歌必定会使之锦上添花,甚至成为标记。1983年翁美玲、黄日华版本的老射雕一直被引为经典,当中很重的分量就在歌。《铁血丹心》的前奏一出来就是连续急促上行的弦乐和铺天盖地黄沙般的和声,人就进了那个情景———“猛风沙、野茫茫”,英雄“射雕引弓塞外奔驰,笑傲此生无厌倦”,美人轻吟“藤树两缠绵”、“身经百劫也在心间”。家国爱情,这里是集大气阳刚的东西。作曲顾嘉辉,是香港乐坛的教父;演唱的罗文和甄妮,当时花正红、香正浓,声线里历历都是盛年的意气风发和功力劲道。多年以后,网页上不时跳出“癌症晚期”之类的字样,罗文瘦得只剩一副骨架了,我猜得到,你一定想起了这首让几百万人流过泪的歌:“依稀往梦似曾见,心内波澜现……”

  岳飞遭遇了令天下人扼腕的灾祸,但他背后由岳母所刻的“精忠报国”四个大字和他的这阙《满江红》却流传下来,并且熠熠发光。

  国破家亡,奸人当道,你可以麻木、可以逆来顺受、甚至可以换一副嘴脸,时局所致,无可厚非;但更可以,或说更应该不甘示弱、不甘奴化、拿起你的铁枪直刺敌人的胸膛。

  金庸把这阙词用活了,一下子成为他力主的“以天下百姓为念,知其不可为而为之”的绝好代言。曾有一篇已经不记得出处的文章中说,“以天下百姓为念,知其不可为而为之”是“孔子的人生坐标,也是中国传统儒家大侠的最高思想境界”。所谓岳飞是也,郭靖是也,萧峰是也。

  罗文是明白了这“侠”字的人,他唱这歌的声音,真正的翻天覆地慨而慷。以至于后来听到真正的古曲时我开始恍惚,不是的,这不是我认得的那个《满江红》,我认得的是顾嘉辉谱曲、罗文演唱的那个。

  83版《射雕》的第一部“铁血丹心”是“古道西风瘦马”,而第二部“东邪西毒”的这首《一生有意义》更似“小桥流水人家”。

  满纸英雄美人的昵侬情话。甄妮:“人海之中找到了你,一生有了意义”,罗文:“从今心中就找到了美,找到了痴爱所依”,合:“用尽爱,与我痴,与你生死相依”。词曲唱俱佳,虽比起《世间始终你好》和《铁血丹心》来稍弱势了些,但绝不俚俗。比起并世的不少鸳蝶之作都好,更不屑提如今满大街不知所云偏又还腻死人的滥情歌。

  又名《八月桂花香》,刘松仁主演的台湾电视剧集《胡雪岩》的主题曲,收录在1988年华星公司的《罗文》专辑中。

  《尘缘》的曲子好,温和而有深度,很合高阳先生的意味。作曲徐日勤是顾嘉辉之徒,其父亦是顾氏的好友,黄赞他为“香港流行乐坛第二代的精英”,相貌也是谦谦君子。小美的词很美,但底色到底悲了些,写作为人的胡雪岩悲悯无不可,但对豪杰胡雪岩而言,能如高阳先生般多一点平和就更好。这歌流传得广,实话说罗文此处的演绎中规中矩。但除开罗文,我也想不出更合适的第二人。

  由顾嘉辉曲、黄词、罗文演唱的同名主题曲《狮子山下》是香港著名的励志歌曲。年初,香港新任财政司长梁锦松在宣读预算案时,以《狮子山下》主题曲的歌词作为结束语————“放开彼此心中矛盾,理想一起去追,同舟人誓相随,无畏更无惧,同处海角天边,携手踏平崎岖,我们大家用艰辛努力写下,那不朽香江名句”————来号召港人驱散一时之彷徨,抖擞精神,迎战经济困难。据说此举之后,港埠的报章凭空冒出百来篇以《狮子山下》为标题的文章,真是蔚为大观。

  当然,声与意,授与受,期间总有落差,尤其当中又搀杂了政客的作秀。音乐,本应源于真,归于真。

  郑国江根据日本音乐人宇崎童的乐曲填词而成的一首情歌,罗文演唱也是一派少有的田园风味,秀丽疏淡如歌词“虽不灿烂,美在平淡”,“清新淡雅,似白云幻化”。

  东邪、西毒、南帝、北丐、中神通,以及其他帮派、人物,正邪善恶,痴傻怪疯,齐聚最为险峻的华山之巅,不是冤家不聚头也好,英雄惜英雄也好,只为论剑,试问天下谁是英雄。英雄谈何容易,威武骁勇如成吉思汗,依然为人诟病;武功高强如裘千仞,甚至连革心洗面的机会都难寻。而英雄又容易,他呼唤的只是高大完美的人格典范:武功不必君临天下,只要爱国爱民,一生行侠仗义,有高风亮节,自是有人夸赞:大英雄。

  罗文的歌声堪称侠胆柔情,表英毅豪气和忠贞爱念都恰得其所。难得是高亢挥洒之余始终留有余地,毕竟“一山还比一山高”,“论武功,俗世中不知到边个高,或者绝招同途异路”,所谓心怀天下,但点到为止。

  1978年首届十大中文金曲的榜首。罗文也因此曲获得无数荣誉。一度香港艺员赴东南亚演出,不唱此歌就无法谢幕,由此可窥一斑。

  《小李飞刀》从配器到旋律都带有浓重的粤剧色彩,幸亏是罗文,他的声线以及戏曲的素养确保他能挥洒自如。

  “在我生命里爱歌唱,我要那歌声飞扬;在我生命里多风霜,冲击去许多理想;在我生命里到处唱,处处那歌声飞扬;在我生命里多风霜,风霜中找到方向。”这是罗文的《在我生命里》。他唱快歌也是好,气息的控制和声音的位置都保持得很棒。1985年中央电视台的春节晚会上他曾演唱了普通话版。

  但粤语版更好,只因“风霜中找到方向”是人生的大智慧。董桥说“人道是伤春悲秋,毫不长进;其实没有经历过伤春悲秋的笔,到头来是一支天阉的笔”,但一味伤春悲秋并非好事,关键是你得跳得出来,“风霜中找到方向”。

  长城,这条在月球上少数能看到的人类建筑,早已成为中国的象征。流行歌曲中亦满纸长城,罗文,徐小凤,Beyond……不一而足。

  罗文这首《长城谣》的好,倒不是罗迪的词和卢国沾的曲,而是罗文知道中国的文化是从“静”里出来的。不故作深沉,不声嘶力竭,他只是平实清淡,心很静。这就是了。

  他是老派的艺人,书读得不多,大寒大暑也见过,但仍有老派的书生气和静气。“见惯风雨,见惯改变,尽视作自然”。里头又有高峰回落之后的了然,“心底之中知分寸,得失差一线;披荆斩棘的挑战光辉不眷恋”。小美盛年时期的词,处处精彩。在江湖已变的1986年,这首歌同时入选年度十大中文金曲和十大劲歌金曲。

  罗文的好歌中采用西洋调式的不多,这《几许风雨》是其中之一。但网上书册CD四处翻阅,作曲者始终显示“佚名”,真是大憾。

  罗文的名作中诸多励志歌曲,这首《红棉》是其中之一,入选1981年的十大中文金曲。郑肇峰曲,郑国江词。比起《狮子山下》,红棉弱了些,更似一首短小的艺术歌曲,但骨格自有它的清俊硬朗。

  一首怪歌,韦祖尧根据贝多芬《致爱丽思》的音调改编的曲子,黄填词。一点妖艳,同《激光中》。但更多是怪,词曲唱都怪异无比。■安雅

  世道物化,心灵空茫,情感触角迟钝。如里克尔的诗云:“我没有情侣/没有房屋/在我活着的地方没有位置/我被捆缚在所有的物上/这些物膨胀着把我吞噬”。但至少还有文艺的空间和作品供我们寻找力量与共鸣,比如海明威、金庸、甚至亦舒黄碧云。

  这一张“射雕”,估计是勾起回忆的风絮要比冥思和感悟都多。我们的过去毕竟一路踩着这些歌声。但它的源头在金庸,他笔下人物的风度与气质可用“金玉砾”来形容,“追求富贵,终达对富贵的超越;追求功名,终达对功名的遗忘;追求显赫,终达对恬谈的退守……萦绕在他纸上的不少都是这般早已失传的儒道风范”。

  《明星》,《万水千山纵横》,《旧梦不需记》,《星夜星尘》,《交出我的心》……这些熟悉的歌名映入眼帘,你可感到有如旧日花香般的熟悉和温暖?当听到罗文在佛罗内斯和麦加乐的伴奏下将这些歌曲重新演绎,可曾感到温暖遇上温暖?

  我深爱这张唱片,妥帖处像冬天里的蒸汽熨斗,如《黎明不要来》、《旧梦不需记》;高亢时纯阳纯刚,《万水千山纵横》不输关正杰当年;低回和追问又有另一番慨叹,听过那么多次《明星》,曾说张国荣和陈洁灵的好,罗文唱出来的是几经跋涉已近出海口的河水,见过太多风浪。

  1999年,继《俄罗斯专辑辉煌作品》和《情系佛罗内斯》之后,罗文再度跟交响乐团合作,交出这张大气的《俄罗斯创世纪音乐会》。

  与之合作的佛罗内斯交响乐团是俄罗斯的名乐团,成立于1925年,班底不弱,华裔奥籍指挥家麦家乐为常任指挥。音乐会所选多为经典,《狮子山下》、《红棉》、《绿岛小夜曲》、《顺流逆流》等。其中有一首怪诞之作《心里有个谜》,根据贝多芬的钢琴小品《致爱丽思》改编填词而成,一连串16分音符的分解和弦对上黄的词,说不出的怪味,间奏更是用了老柴《天鹅湖》中的名段《场景》,整个一杂烩。

  这是一张纯翻唱的JAZZ新专辑,但通篇是老歌,如上海风情的代表作《夜上海》、《三年》、《等着你回来》,香港老歌《情人的眼泪》,还有《南泥湾》。整张唱片给人的感觉如十里洋场,灯红酒绿,纸醉金迷。

  罗文说:“我唱歌唱了那么多年,一直有一个梦,以爵士的手法灌一张中国经典歌曲的唱片。"为圆罗文之梦,英皇娱乐在纽约邀请了当地20位爵士高手和6个黑人合声参与录制,成就了一张香港有史以来制作成本最为高昂的唱片。问及为何不惜血本,英皇的负责人耸耸肩:“谁让他是罗文?!"

  谈及之所以选爵士和老歌来做,罗文坦言爵士是美好的东西,但并不为大众熟知,选用脍炙人口的老歌更易为人接受。今天看来,这有可能是罗文的最后一张唱片。■安雅

  夜半接友电话,说罗文病况堪忧。挂电话后,闻风声拨枝叶,与屋角风铃相应,枕边萧然有寒意。而现今只是十月,南国秋老虎正猖狂。

  罗文,香港乐坛常青树。有评论说他在香港乐坛的地位无异于李嘉诚之于地产。英皇娱乐的官方网站上撰文:“裁缝学师,到荔园守闸员,到银行‘后生’,再成为乐擅上的天皇巨星,罗文,一位热爱生命,无悔生命的真正巨星。”

  情歌千变万化,罗文的情人形象也变化多端,但无论怎么变,他的情人形象都很受欢迎,他是音乐里的永恒情人。

(责任编辑:冠军娱乐场注册_点击进入)

 
推荐减肥文章
赞助商链接
广告位置